<th id="6ygiu"></th>
        1. <big id="6ygiu"></big>

            公眾號
            當前位置:欄目>最新>文章詳情

            家暴的幫兇竟是“汽車”

            來源:汽車商業評論(馬曉蕾)1月3日 13:00

            撰文 / 馬曉蕾
            編輯 / 錢亞光
            設計 / 琚 佳
            來源 / Autonews,作者:KRISTINA COOKE,DAN LEVINE

            美國一位飽受家暴摧殘的絕望人妻,將自己的丈夫和特斯拉一同告上了法庭。

            根據警方的一份報告,2020年,一位神色慌張的女士來到警局報案,稱自己的丈夫因家暴被法院施以人身限制令,而他利用夫妻雙方共有的2016款特斯拉Model X對她進行跟蹤和騷擾。

            幾周后,美國舊金山的警員大衛·拉德福德(David Radford)聯系了特斯拉,詢問該公司能否提供被告遠程訪問車輛的相關數據。一位特斯拉服務經理回答說,遠程訪問記錄只能在事件發生后的七天內使用,這讓拉德福德的調查陷入僵局。

            新難題

            利用高科技設備(如手機間諜軟件或跟蹤設備)實施暴力的情況一直備受關注,谷歌、蘋果等科技公司開始在產品中添加防護措施。而隨著汽車智能化程度的不斷加深,涉及汽車技術的跟蹤案件開始不斷涌現。

            舊金山跟蹤案凸顯了這些新技術給汽車公司和執法部門帶來的難題。一個行業組織稱,有必要采取保護措施,確保汽車技術不會成為家暴的幫兇。

            汽車創新聯盟(Alliance for Automotive Innovation,以下簡稱AAI)是一個為汽車制造商和供應商服務的以技術為重點的行業組織,該組織在2021年解釋了為什么在大多數情況下,加州監管機構不應要求汽車制造商公布位置等個人數據。該聯盟認為,一些車主可能會不適當地索取同一輛車其他駕駛員的個人數據。

            AAI表示,向施暴者暴露位置跟蹤數據,可能會釀成嚴重后果。該組織的成員包括許多大型汽車制造商,但不包括特斯拉。

            一些汽車制造商已采取措施,防止車輛數據被濫用。通用發言人凱利·庫西納托(Kelly Cusinato)說,通用汽車的安吉星移動系統允許所有駕駛員隱藏自己的位置,即使他們不是車主或主駕駛員。Rivian公司軟件開發高級副總裁本賽德(Wassym Bensaid)說,該公司正在開發類似的功能。

            本賽德稱,Rivian還沒有遇到過通過汽車技術實施家庭暴力的案例,但認為用戶應該有權把控這些信息的去向。

            敗訴

            在舊金山跟蹤案中,這位妻子起訴了特斯拉,指控該汽車制造商在法院對其丈夫下達限制令后,仍為其提供汽車使用權,這一點存在過失,要求特斯拉賠償損失。

            這位女士曾以書面和當面的方式向特斯拉提出了多項請求,要求獲得遠程數據記錄,并要求特斯拉禁用她丈夫的賬戶。這些請求于2018年提出,比警方介入的時間早了一年多。

            而特斯拉告知這位女士,無法取消其丈夫對汽車技術的訪問權限,因為車輛為夫妻雙方共同所有。

            最終,在與特斯拉的訴訟中,這位女士敗訴。特斯拉拒絕了舊金山警方的取證要求,辯稱原告沒有證據證明,其丈夫利用汽車的功能跟蹤她,且該女子丈夫的人身限制令中未明確規定汽車制造商該采取何種行動。

            妻子訴求的解決難點在于,這對夫婦于2016年1月購買了這輛特斯拉Model X,其丈夫將自己設置為賬戶管理員,將她列為第二駕駛人。妻子在訴訟中稱,這意味著沒有丈夫的密碼,她就無法刪除他的訪問權限。

            根據訴訟記錄,特斯拉汽車允許主賬戶持有人添加其他可以訪問汽車功能和設置的駕駛員,或者主用戶可以拒絕其他駕駛員訪問。即使夫妻雙方共同擁有車輛,特斯拉也只允許一個主賬戶持有人。

            法庭記錄顯示,妻子向服務中心求助時,該公司員工也無法切斷汽車與互聯網的連接。

            反家暴倡導者代表這名婦女給特斯拉法律部門寫了兩封信,其中一封的日期是2018年,要求該公司保存數據并刪除丈夫的訪問權限。

            最終,特斯拉服務中心的一名經理曾聯系特斯拉副總法律顧問瑞安·麥卡錫(Ryan McCarthy)尋求建議。這位經理作證說,麥卡錫表示這位女士需要讓她丈夫從車輛所有權中除名,公司才能禁用他的賬戶。

            舊金山高等法院法官柯蒂斯·卡諾(Curtis Karnow)同意特斯拉的觀點,他在2022年的一份意見書中寫道,夫妻雙方都有權使用汽車技術,目前還不清楚特斯拉應該如何確定她的指控屬實。因為被拋棄的一方可能會捏造家暴指控,來懲罰另一方,難以要求汽車制造商承擔責任的后果。

            2020年底,家庭法院法官允許該女士將這輛夫妻共有的特斯拉汽車出售。

            涉及特斯拉汽車的跟蹤案件不止一起。在另一起案件中,勒妮·伊贊巴德(Renée Izambard)稱她的前夫在特斯拉APP上跟蹤她。與舊金山那名婦女不同的是,伊贊巴德為車輛的主賬戶持有人,有權限更改賬戶設置并將車輛斷網。

            其他汽車制造商也提供類似的跟蹤和遠程訪問功能,

            克里斯汀·多達爾(Christine Dowdall)女士的奔馳C300上的Mercedes Me APP也成為了她的丈夫跟蹤她的工具。同樣,在這起案件中,即使在離婚訴訟期間多達爾獲得了車輛唯一的使用權,警方也無法要求汽車制造商關閉其丈夫對車輛數據的訪問權限。

            由于無法從奔馳公司獲得幫助,多達爾2023年把車開到了獨立的維修店,花了400美元解除了遠程跟蹤功能。這也使汽車的導航系統和SOS按鈕失效。

            沒有政策

            私家偵探杰夫·卡普蘭(Jeff Kaplan)說,在汽車定位跟蹤功能誕生之前,伴侶之間通過智能手機或其他設備進行跟蹤的案例屢見不鮮。

            蘋果公司于2021年推出了AirTag物品追蹤器,本意是幫助人們尋找丟失的錢包或鑰匙,而很快,它就演變成了跟蹤工具。

            2023年,蘋果和谷歌聯合提出了可供科技公司采用的標準化技術,該技術可以通過標簽或智能手機的功能,在人們不知情的情況下對被追蹤者發出警報。這一想法已提交給一家科技行業標準組織,并贏得了一些反家暴倡導者的稱贊。

            在舊金山的這起案件中,特斯拉在回應原告的書面信息請求時表示,對于如何處理涉及汽車技術的跟蹤指控,特斯拉并沒有公司層面的具體政策。

            伯克利法學院教授凱瑟琳·克倫普(Catherine Crump)專門研究涉及技術的隱私問題,她說:“跟蹤者總是能找到使用位置數據的方法,因此這個問題是完全可以預見的?!?/p>

            同時也是白宮國內政策委員會前顧問的克倫普說:“令人失望的是,像特斯拉這樣成熟且資源充足的公司,對此卻沒有更好的辦法?!?/p>

            欧美人妻一区二区三区,国产一级牲交高潮片毛片,88国产精品欧美一区二区三区,黑人巨大精品欧美一区二区

                    <th id="6ygiu"></th>
                  1. <big id="6ygiu"></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