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6ygiu"></th>
        1. <big id="6ygiu"></big>

            公眾號
            當前位置:欄目>最新>文章詳情

            瑞典工人VS馬斯克,特斯拉與工會僵持不下

            來源:汽車商業評論(馬曉蕾)1月2日 16:00

            撰文 / 馬曉蕾
            編輯 / 周 洲
            設計 / 師 超
            來源 / 紐約時報,作者:Melissa Eddy

            UAW針對美國“三大”發起的罷工已經平息,而瑞典工會與特斯拉仍在僵持。

            從2023年10月底開始,瑞典工人開始對特斯拉發起罷工,且規模迅速擴大。起因是特斯拉拒絕與瑞典IF Metall工會簽訂集體協議。

            10月底,特斯拉瑞典維修店的工人們率先開始罷工行動;兩周后,瑞典進口特斯拉的四個港口的碼頭工人集體宣布抵制馬斯克。

            隨后,罷工隊伍不斷擴大。在特斯拉工廠工作的50名清潔工會員工也響應了IF Metall工會的號召;提供新特斯拉車牌的PostNord員工也加入了罷工;代表郵政工人的Seko工會也加入了IF Metall工會對電動汽車巨頭特斯拉的抵制。

            如此一來,特斯拉的到港車輛無人卸貨,只能留在船上;獨立維修店的工會成員拒絕維修特斯拉;郵政快遞員拒絕派送特斯拉的郵件,包括車牌;電工已承諾不再維修特斯拉的充電站;汽車油漆工也拒絕與特斯拉打交道。

            瑞典的政客們也和美國的總統拜登一樣支持罷工。瑞典前總理斯特凡·勒文(Stefan L?fven)表示,他將拒絕乘坐使用特斯拉電動汽車品牌的出租車。瑞典社會民主工人黨的前主席也表示,任何公司應遵守其業務所在國家和地區的文化。

            瑞典模式VS美國模式

            瑞典的特斯拉技術人員表示,他們仍然支持這家美國公司,仍然支持馬斯克,但他們也希望特斯拉接受瑞典的文化。

            “瑞典模式”(Swedish Model)一直決定著瑞典的經濟,核心是雇主與雇員之間是合作關系,要確保雙方都能從公司的利潤中獲益。

            而10月27日離職的四名技術人員說,他們遭受了典型的“美國模式”:每周工作六天、經常加班、晉升評估制度不明確。

            罷工的技術人員之一雅尼斯·庫茲馬(Janis Kuzma)說:“就是干活、干活、干活?!?/p>

            但隨著罷工進入第三個月,它對北歐地區產生了巨大影響。至少有15個工會已經采取行動,試圖迫使特斯拉談判達成集體協議,制定能反映瑞典全行業標準的工資和福利。

            韋德布什證券公司(Wedbush Securities)的分析師丹尼爾·艾夫斯(Daniel Ives)警告稱,對于特斯拉和馬斯克而言,這場爭端正在成為全球工會問題的一個重要導火索 。

            民意調查顯示,大多數瑞典人支持罷工。

            從法律層面上講,瑞典的企業不需要簽署此類協議。但實際上,該國約有90%的工人根據工會的集體協議工作,這已然成為了瑞典工人的就業習慣。

            2006年在斯德哥爾摩成立的流媒體音頻巨頭Spotify也是一家在沒有集體協議的情況下在瑞典運營的公司。與特斯拉一樣,該公司的企業文化與瑞典格格不入。

            IF Metall擔心罷工對特斯拉來說只是個不痛不癢的小麻煩,因此呼吁其他工會提供支持。丹麥、挪威、芬蘭以及瑞典的工會都團結在IF Metall的周圍。

            有傳言稱,一些特斯拉車主找不到人來更換冬季輪胎,這在瑞典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是必不可少的。

            不過,到目前為止,新車注冊數據并未顯示罷工影響了銷量。根據官方統計,特斯拉的Model Y將成為2023年瑞典最受歡迎的汽車,到10月份已售出超過1.4萬輛。

            該公司似乎還找到了應對策略,可以繞過郵政工人的“封殺”,將車牌直接送到客戶手中。盡管特斯拉承諾一切照舊,仍有一些潛在買家擔心提不到車。

            雙方都沒有表示愿意讓步。IF Metall數十年來積累了雄厚的資金。它向罷工工人提供130%的工資。

            特斯拉也擁有雄厚的資金,公司估值約為8170億美元,并稱其提供的工資和福利相當于或優于集體協議,包括提供股票期權作為豐厚的獎勵。

            特斯拉在車牌被扣后起訴了瑞典負責汽車登記的機構和郵政公司,表明了自己抗爭的意愿。這起11月份提起的訴訟仍在繼續。

            在瑞典,工作條件由集體談判而非法律決定。瑞典沒有法定最低工資,罷工也并不常見。因為在這個國家,一旦簽訂了集體協議,工會就不能召集罷工。

            這將瑞典的罷工天數保持在歐洲最低水平之一。根據一項研究,從2010年到2019年,每千名員工每年因罷工和停工損失的工作日為2天多,而挪威和法國分別為55天和128天。

            內部分歧

            罷工隊伍內部也存在一些分歧。根據瑞典法律,如果工會號召聲援罷工,其成員必須配合。

            一些與罷工沒有直接利害關系的公司因此沒了生意,因為它們與IF Metall簽訂的集體協議要求它們拒絕與特斯拉有關的業務。

            代表6萬家公司的瑞典企業聯合會副主席馬蒂亞斯·達爾(Mattias Dahl)說:“這樣一來,這些公司就會損失慘重,他們真的很悲催?!?/p>

            隨著罷工的持續,人們開始質疑瑞典對勞資協議的依賴是否剝奪了企業的靈活性和敏捷性。

            瑞典智庫Timbro的首席執行官PM Nilsson說:“這里不再有平等。瑞典勞動力市場應該允許公司在沒有集體協議的情況下存在?!?/p>

            瑪麗·尼爾森▼

            瑪麗·尼爾森(Marie Nilsson)加入IF Metall已超過40年,并于2017年開始擔任工會主席。她還記得自己曾在1995年加入罷工隊伍,支持工人罷工反對Toys“R”Us,這是上一家拒絕集體協議的大公司。但針對特斯拉的行動是她第一次號召罷工。

            她駁斥了特斯拉的說法,稱“特斯拉提供的條件等同于或優于員工在集體協議下獲得的條件”這一說法不實。

            馬斯克一直在阻撓全球12.7萬員工成立工會。

            四名描述罷工原因的技術人員表示,他們非常欽佩馬斯克。但他們一致認為,盡管馬斯克在引領了電動汽車革命,但他將瑞典模式與美國UAW混為一談是錯誤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技術人員說:“IF Metall不是UAW,你必須知道不同國家的工會是如何運作的?!?/p>

            瑞典媒體經常報道罷工事件,電視辯論也經常出現。討論變得兩極分化,特斯拉車迷和車主與工會及其成員對立起來。

            一些特斯拉車主認為這次罷工是一次宣傳,是工會越權的表現。他們指出,數十名技術人員仍在工作,包括一些沒有加入工會的人,這表明他們對自己的工作很滿意。

            “如果工作條件如此糟糕,他們早就辭職了,”特斯拉Model S車主烏爾夫·西克洛西(Ulf Siklosi)說,“或者他們都會加入工會?!?/p>

            丹尼爾·施勞格(Daniel Schlaug)是特斯拉的一名投資人,也是一名Model S車主,他說,公司曾發函告訴車主,90%的特斯拉員工仍在工作,但這一數字無法證實。

            來自瑞典北歐鄰國的機構投資者致信特斯拉董事會,稱他們深切關注特斯拉對瑞典工人權利的態度,并要求在2024年初舉行一次會議。

            工會主席尼爾松希望能與馬斯克通話。當被問及如果馬斯克打電話給她,她會說什么時,她回答說:“讓我解釋一下,也聽聽你的期望。讓我們好好談談?!?/p>

            欧美人妻一区二区三区,国产一级牲交高潮片毛片,88国产精品欧美一区二区三区,黑人巨大精品欧美一区二区

                    <th id="6ygiu"></th>
                  1. <big id="6ygiu"></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