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6ygiu"></th>
        1. <big id="6ygiu"></big>

            公眾號
            當前位置:欄目>最新>文章詳情

            懸架和轉向有缺陷,特斯拉甩鍋車主再添石錘

            來源:汽車商業評論(馬曉蕾)12月25日 16:00

            撰文 / 馬曉蕾
            編輯 / 周 洲
            設計 / 趙浩然
            來源 / 路透社,作者:HYUNJOO JIN, KEVIN KROLICKI, MARIE MANNES , STEVE STECKLOW

            賈因(Shreyansh Jain)是一名電子工程師,居住在英國劍橋。2023年3月,他拿出一大筆積蓄購買了一輛特斯拉Model Y,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輛電動汽車。新車到手后,他很是激動?!拔覀兏吲d壞了!”他說。

            然而,僅一天后,他的喜悅便蕩然無存。

            在開著新車行駛了115英里(184公里)后,賈因駕車緩緩駛入居住的小區。突然,車輛轉向失控,右前懸架脫落,并發出了與路面刺耳的摩擦聲。當時,他的妻子和3歲的女兒都在車上。

            “她們嚇壞了,如果當時在時速70英里的高速公路上,后果將不堪設想?!被貞浧疬@次事故,賈因依舊感到后怕。

            根據一份詳細的估價,這次維修需要人工重建懸架、更換轉向柱等修復工作,耗時將近40個小時,費用超過1.4萬美元。

            而特斯拉拒絕承擔維修費用,并將事故歸咎于“懸架系統此前已損壞?!?/p>

            賈因稱這輛車在懸架故障之前沒有發生過事故,并且確定沒有撞到任何東西?!耙惠v到手還不到24小時的新車,金屬怎么會像這樣折斷呢?”他說。

            賈因車輛的懸架斷裂的地方

            路透社審閱了上千份特斯拉文件后發現,像賈因一樣,在新車階段就遭遇懸架或轉向故障的特斯拉車主,多達上萬人。

            結合這些文件記錄,外媒采訪了20多名車主和9名前特斯拉經理人或服務技術人員發現,這些“頑疾”至少可以追溯到七年前,而且遍及特斯拉的所有車型和全球各大市場。

            文件揭秘

            多年來,不斷有媒體報道特斯拉懸架或轉向故障的零星個案,但此類故障的規模有多大?對于工程師在內部稱之為“缺陷”和“故障”的問題,特斯拉是如何處理的?

            最新披露的這些文件表明,特斯拉對故障發生的頻率和范圍一清二楚,遠比它向消費者和安全監管機構披露的要多得多。

            這些文件是在2016年至2022年之間,特斯拉全球服務中心的維修報告、工程師對故障率較高的零部件進行的分析和數據審查以及特斯拉指示全球技術人員的備忘錄,要求他們告知消費者汽車上的破損零部件不屬于故障。

            然而,該公司在向美國監管機構和公眾發表的聲明中否認了部分懸架和轉向問題,根據特斯拉的記錄,該公司還試圖將由此產生的部分維修費用轉嫁給車主。

            根據對前服務經理的采訪、公司記錄以及2020年特斯拉致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的一封信,特斯拉將多個零部件的頻繁故障歸咎于特斯拉車主,稱他們“濫用”車輛。

            除此之外,特斯拉還向車輛過保的車主收取費用,更換特斯拉工程師在內部稱之為“缺陷”的零部件,或他們已知故障率很高的零部件。工程師們要求對多個零部件進行重新設計,并討論過要求供應商退款的問題。

            記錄顯示,低技術含量的懸架連接件(如上下控制臂和前后連接件)一直存在問題。對特斯拉來說,這些部件的成本相對較低,大多數消費者基本上看不到。但它們在汽車車軸、車輪與車身和轉向裝置的安全連接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公司記錄顯示,在2018年至2021年間,至少11名車主向特斯拉反映,事故是由懸架、轉向或車輪組件故障引起的。

            2021年4月,一輛2020款Model 3的車主在發生事故后前往紐約布魯克林的一家特斯拉維修中心,里程表上顯示行駛了不足1.5萬英里(2.4萬公里)。技術人員的總結是:“在Autopilot模式下以60 英里/小時的速度行駛時,前輪脫落”。拍賣記錄顯示,這輛車于2021年11月在沒有前輪的狀態下被出售。

            記錄顯示,接下來的一個月,馬德里的另一位2020 Model X車主報告稱,在駕駛時車輪脫落。

            控制臂和連桿都是廉價且簡單的零件,還有半軸(左右驅動軸)和轉向齒條更復雜、更昂貴,在新款車輛上也經常出現故障。

            部分特斯拉車主反映,動力轉向突然失靈,險些釀成事故,事后就要更換半軸和轉向齒條。一位車主在接受采訪時說,他全新的2023年款Model Y在高速行駛時,動力轉向突然失靈,他的車向右猛沖,差點沖進溝里。

            甩鍋中國車主

            這份2016年的備忘錄中描述了中國客戶報告的Model S懸架脫落的一系列事件

            賈因發生的事故與2016年中國發生的一系列懸架故障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

            據一位了解情況的前特斯拉員工透露,2016年至2020年間,特斯拉在中國解決了約400起涉及后連桿故障的投訴。這位前員工表示,該公司會對保修期內的汽車進行修理,或者對過保的車輛進行所謂的“善意維修”。該公司的記錄顯示,特斯拉對該部件進行了四次重新設計,因為最初的修改未能完全解決問題。

            即便如此,特斯拉的召回推遲了四年,直到2020年中國監管機構介入。

            2020年10月23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SAMR)發布了特斯拉的召回公告,召回共29834輛進口Model X和Model S車型。其中,有些是需要更換前懸架后連桿,有些需要更換后懸架上連桿,有些則兩者都需要更換。這些車輛是2013年9月17日至2018年1月15日期間在加州弗里蒙特工廠生產的。

            隨著特斯拉的監管顧問伊麗莎白·麥基蒂克(Elizabeth H. Mykytiuk)2020年9月3日寫給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的一封信被曝光,特斯拉表現出“前后不一”。

            信中特斯拉細數了自己的委屈與無奈,不僅完全否認了車輛懸架存在問題,還將斷軸事件的責任完全推到了中國車主的身上,暗示中國駕駛員蹭馬路牙子等行為是導致車輛出現斷軸的主要原因。此舉引得新華社2020年11月3日發文《特斯拉惡意甩鍋是對中國消費者的無理傲慢》點名批評特斯拉。

            然而,盡管有報道稱全球范圍內頻繁發生故障,但這家汽車制造商從未在美國和歐洲召回過該部件。

            新華社發文批評特斯拉

            明明在中國的召回推遲了四年,到了美國還要倒打一耙甩鍋給中國車主。特斯拉采取這種拒絕和延遲策略,因為在投資者正在審視其長期前景的關鍵時刻,其不斷膨脹的保修維修成本威脅到了公司的盈利能力。

            服務工程師在一系列備忘錄中得知,2018年第四季度,特斯拉為當時運營的每輛特斯拉平均支付了近500美元的維修費用。2019年4月的一份備忘錄指出,由于保修和“善意維修”量大,特斯拉的維修業務在本季度總共損失了2.63億美元。相比之下,這幾乎是特斯拉季度利潤1.39億美元的兩倍。

            一些擁有超過保修期汽車的美國客戶支付了1000多美元來修理后連桿。特斯拉的記錄顯示,許多歐洲客戶對支付更換費用感到沮喪。特斯拉在美國的基本保修期為四年或5萬英里(8萬公里),大多數其他市場的保修范圍也相似。

            特斯拉還在法庭上爭取避免對懸架部件進行維修,包括控制臂裝配部件。該汽車制造商最近在一項潛在的集體訴訟中取得了勝利,指控特斯拉知道2013年至2018年生產的Model S和Model X汽車存在“懸架缺陷”,但拒絕支付維修費用,即使是仍在保修期內的車輛。

            加利福尼亞州的一名聯邦法官于2023年1月駁回了一名原告的索賠,裁定原告未能證明特斯拉“知道或應該知道”其汽車存在所謂的缺陷。

            后連桿問題

            公司記錄顯示,直到2022年,特斯拉工程師仍在檢查后連桿故障。同年2月,該公司的數據審查指出,多年來對該部件的多次修訂終于修復了所有“重大缺陷”。

            此前,2019年4月,荷蘭特斯拉產品支持工程師格斯特爾(Ralf van Gestel)在一份分析中提出了有關后連桿問題的發現。他發現,在過去12個月里,特斯拉在全球范圍內為Model S和Model X車型的懸架保修維修花費了近400萬美元。后連桿故障(通常發生在車齡不到兩年的汽車上)占最大部分,達130萬美元。

            格斯特爾收集的數據顯示,在他分析之前的12個月內,特斯拉更換了約1.1萬個零部件,其中約三分之二在保修期內。

            2020年9月,法國工程師兼公司實習生厄特利克(Valentin Oetliker)在審查了過去的后連桿故障后表示,盡管經過重新設計,該零件的故障率依舊很高。在為其他工程師撰寫的分析中,他指出許多客戶對支付新車維修費用不滿意。根據路透社對厄特利克報告數據的計算,當時特斯拉南歐和中東市場上路的12858輛Model S和Model X車輛中,約有5%由于后連桿故障而需要維修。

            特斯拉的一位高級律師寫信給NHTSA稱,“問題部件不存在缺陷,也不存在相關的安全風險,”并再次指責車主,“問題的根本原因是駕駛員濫用?!?/p>

            然而,美國安全監管機構自2020年以來一直在調查Model S和Model X車型中類似的前懸架部件(稱為前連桿)及其斷裂風險。該機構表示,已收到數十起有關該部件斷裂的投訴,其中包括一些關于在高速公路上發生的故障。

            2023年,特斯拉車主已向NHTSA提交了約260起有關懸架和轉向問題的投訴,而通用和豐田分別收到了約750起和230起投訴。而通用和豐田的車輛基數要大得多,相比之下,特斯拉的投訴率要高得多。根據數據分析公司Experian的數據,特斯拉在美國汽車保有量中所占的份額還不到 1%。而通用為21%,豐田為15%。

            控制臂故障

            格斯特爾檢查常見的懸架問題時發現,控制臂故障是該汽車制造商在2019年4月之前的12個月內第二昂貴的故障。在此期間,Model X的控制臂發生了超過3000次故障,盡管對該部分進行了重新設計。

            在特斯拉的整個車型系列中,控制臂問題持續了多年。根據路透社對特斯拉文件中包含的維修記錄的分析,從2021年1月到2022年3月,該汽車制造商在全球范圍內更換了約12萬輛汽車的前上控制臂。大多數替代品都來自特斯拉最便宜的車型Model 3。

            路透社分析顯示,特斯拉支付了保修期內維修的12萬輛汽車中的大部分費用。根據客戶提供的發票,Model 3的上控制臂成本約為 90 美元,Model X的成本超過280美元。這還不包括人工,特斯拉技術人員每小時的工資可達200美元甚至更多。

            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前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代理局長戴維·弗里德曼 (David Friedman) 表示,這種懸架缺陷在相對較新的汽車上很少見。

            挪威是人均擁有特斯拉最多的國家,前服務經理和技術人員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很多車主都投訴控制臂在新車時期變出現故障。他們表示,從2017年開始,特斯拉變告知員工將頻繁和重復的故障的成本轉嫁給客戶,以削減保修和善意維修成本。

            而文章開頭提到的賈因的那輛Model Y修復工作花了大約三個月的時間。他支付了約1250 美元的免賠額,由他的保險公司承擔。賠付完成后,保險公司大幅提高了他另一輛車的保費。

            后來,賈因賣掉了修好的特斯拉,價格比他購買時支付的 5.5萬美元低了約1萬美元。

            “我對這輛車完全失去了信心?!彼f。

            欧美人妻一区二区三区,国产一级牲交高潮片毛片,88国产精品欧美一区二区三区,黑人巨大精品欧美一区二区

                    <th id="6ygiu"></th>
                  1. <big id="6ygiu"></big>